一定发官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一定发官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19:54:2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是等消息的日子,他们还将继续煎熬。离开澳大利亚时,船东告诉船员,90%的机会能换班休息。但卡萨号迟迟没有等到来换他们的人员名单。大家开始聚在一起猜测,“可能不能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位刚刚新婚的年轻人,多少对妻子有些内疚。看着疫情通报上一天天上涨的数字,陈昆杰有一种不详的预测,“有可能不让回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5月19日,王帅和袁浩林等8人在广西钦州码头登上卡萨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6月12日,河南开封的陈昆杰和田端涛同一天在菲律宾登上卡萨号货轮。陈昆杰做了10年船员,登船前一个月刚刚和女朋友完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抱怨之后,他们又自我安慰,“就听从国家的安排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惯例,卡萨号在钦州码头,需要接受边防工作人员上船对船员进行一对一的检查,以防止冒充船员的情况出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卡萨号上看到的海上落日。受访者供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消息还没确定下来,但船员早早就打包好行李。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想回家。“如果又下不去,那就太惨了。”陈昆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时,从城市到农村,大街到小巷,挂满写着防疫口号的横幅——拒野味、不聚会,亲友情、网上叙,少出行、莫大意。电视上每天重复喊着:疫情就是命令,防控就是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至少又看到了回家的一线希望。”陈昆杰说。船东向大丰相关部门递交了让船员在此换班休息的申请。另一边,大丰海事处积极地去向相关部门协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