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广东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11:39:5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前,失踪了6年又重现的毕业大学生郑永全告诉澎湃新闻,“谢谢大家把我从迷途拉出来,要不是看到你们的报道,我可能现在还没有回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得知他回家,表哥邀请他过去成都吃饭,郑永全认真地回了一句,“我暂时不去大城市了,大城市诱惑太多啦,我经不住诱惑。”8月7日,红星新闻记者从大连10岁被害女孩王某的母亲处获悉,大连13岁男孩杀10岁女孩一案将在8月10日宣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读大学是他第一次出远门,从青海来到江西,接触外面的社会。大学课程相对较少,缺乏自制力的郑永全网瘾越陷越深,直到大三第一学期结束,他累计有十几门课程“挂科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天前,7月27日晚,郑永全在网页搜索自己的名字,看到澎湃新闻的报道,得知爷爷已离世以及家人还在苦苦寻找自己。他彻夜难眠,“我哭了一晚上,宿舍的人问我咋了,我说‘我没事’,第二天早上就下定决心跟家里人联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回家的情景跟想象不大一样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者了解到,王某父母在女儿离开后,两人无心工作,此前经营的蔬菜水果铺已转租,王某母亲称她常常跑到遇害事发地,为女儿点一对蜡烛,摆放点她爱吃的水果。“除了下雨刮风,我每天都去,后来家里亲戚不让我去,担心我身体受不了,我就三四天去一趟。”王某母亲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偶尔深夜回到宿舍,看到室友和家人打电话,他会想回家,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。郑永全记得,2016年的春节,宿舍里有一位老头拍了视频给家里人看,他的孙子、女儿、儿子都给他送祝福。“我有点羡慕,过年的时候经常想家,但是就是下不了决心回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愧疚中煎熬了三天后,郑永全离开了家,留下了另一个谎言——与学校签订合同去西安某电子厂实习。“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这一次是最后一次见到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红星新闻此前报道,诉讼文书显示,因为蔡某某的残忍侵害,剥夺了王某的生命,破坏了王某完整的家庭,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心理创伤和精神打击,蔡某某一家当对王某父母进行经济赔偿。因为蔡某某尚未成年,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,蔡某某父母没有对其尽到监护义务,应当承担对王某父母的经济赔偿责任。可自案件发生至今,蔡某某父母从没有和王某父母联系,没有表示最基本的歉意,更没有对其进行任何经济赔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家人以为我被坏人害死了,我不忍心看到他们这样担忧,就下定决心回家了。”回家后,郑永全坦白了“失踪”的真相:大学期间因贪玩成绩很差,最终没能拿到毕业证,没有勇气跟家人联系。